期刊信息

刊名:当代作家评论
Contemporary Writers Review
主办:辽宁省作家协会
周期:双月
出版地:辽宁省沈阳市
语种:中文
开本:16开
ISSN:1002-1809
CN:21-1046/I
邮发代号:8-183
复合影响因子:0.421
综合影响因子:0.236
历史沿革:
现用刊名:当代作家评论
创刊时间:1984
中文核心期刊(2017)
CSSCI(2019-2020)来源期刊

作家动态

现在的位置:首页 > 作家动态 >

秋泥VS王波:抒写铁西区的记忆和灵光

发布时间:2019-12-10 15:43:00
那时沈阳铁西区的雨水、工业废水,统统排放进卫工河,使河水浑浊,远远就能闻到刺鼻的腥臭味儿,不知什么时候鱼儿、青蛙都死光了。父母年复一年、日复一日,充满希望的、辛勤地走过卫工河到铁西厂区工厂工作,我们这些厂区孩子们一放学,就一头钻进卫工河边密不透风的蓖麻林子里,网蜻蜓,捉蝼蛄,躲猫猫,在这河边一点一点长大……
多年后,文友们都要亲眼看看我笔下的充满江南水乡诗意,温暖,忧伤的卫工河,但是,梦中我多次清楚地看到卫工河河面越来越宽阔,清清的水面上一条巨大的蓝鲸跃出水面腾空而起,那是卫工河的灵光。
  
王波:我看了你的许多小说、散文,总感觉你的精神世界里。沈阳铁西工厂区就是田野,卫工河就是你的血脉。
秋泥:沈阳市是全国缺水城市。多么希望我家乡沈阳城市里,有一条沈从文家乡的沅水,高尔基家乡的伏尔加河,马克吐温家乡的密西西比河,可是我的家乡只有一条没有鱼儿、青蛙的臭水沟卫工河。
前两天应《当代工人》之约,为“纸上风云”栏目写了一篇散文《岁月沧桑卫工河》,正好说到了这个事情。卫工河源起新开河,它一路南下最终流入浑河。卫工河上世纪三十年代成为城市排污明渠,是日本人留下的。它流经皇姑区,纵贯铁西区。那时还没有环保概念,雨水、工业废水及居民生活污水,统统排放进卫工河,使河水终日散发着刺鼻的腥臭味儿,老百姓叫它臭水沟。
卫工河是一个分界,河西岸是化工业工厂区,像沈阳化工厂、东北制药总厂、油脂化学厂、红梅味精厂等等,河东岸是生产制造和机械加工业,一直延伸到两洞桥,有几十家。建设大路以南是工人住宅区。当时铁西区产业工人近四十万,天空耸立着数不清的森林般的大烟囱。小时候,每天早上,我都能看见数以万计的工人,或步行或骑着自行车潮水般地漫过建设大路去工厂上班,这群人里有我的父母亲,我在这群人的背影里找到了我的身份认同,我是工人的孩子。我的绝大多数作品都是写他们的喜怒哀乐,这里也是我文学创作的精神家园。
  
王波:著名作家张炜说:“城市是一片被肆意修饰过的野地,我最终将告别它。我想寻找一个原来,一个真实。这纯稚的想念如同一首热烈的歌谣,在那儿引诱我。”那些年东北的经济环境开始每况愈下,你就是亲历者,说说当时的情况。
秋泥:记得是1986年,突然就传出了沈阳防爆器材厂破产了,我们都觉得不可思议,但仅仅几年过后,沈阳重型机械厂、桥梁厂、沈阳拖拉机厂等几家万人大企业也破产或面临破产了,数十万人一下子丢了工作,就真慌了,许多人围在工厂,想要一个说法。其实伴随着“下岗潮”的还有“经商潮”,那时政府鼓励自谋职业,一些头脑活泛的年轻人都跑去做小买卖,苦就苦了那些四十多岁的中年人,他们有技术是厂子的中坚力量,端惯了铁饭碗,不相信厂子会不管他们。我哥哥就是这个情况,即使厂子一年只给开几次工资,还在等,后来甚至厂子被掐了水电,还在等,还相信厂子早晚会还清欠他们的钱……1980年我高中毕业,参加高考,落榜了,进了父亲的工厂,成为大集体职工。后来,我算是稍微能干点啥的人,所以日子还过得去。
  
王波:你是从2010年开始在文学期刊《鸭绿江》上发表作品,小说处女作《河流之上》是写你母亲的,记得作家薛舒曾评价说:“是普通百姓的一部生活史。”一个短篇被称作一部生活史,可见小说的厚度和情节之丰富。
秋泥:我的写作素材大致可分为两个部分,一部分像您说的来自于家庭,特别母亲的讲述;另一部分来自我的童年、学生时代、及工厂经历,这些是我个人经验的组成部分。您刚才提到的《河流之上》完全取材于母亲躺在病榻上的口述,初稿完成后有两万多字,修改期间发给朋友看,朋友提醒我说,那些素材非常宝贵应该节制使用。我接受建议删去了一半,投到《鸭绿江》杂志,结果很快就发出来了。说到影响,母亲对我的影响非常大,她是一个爱讲往事的人,她的讲述温暖了我贫苦的童年,后来发表的小说《旧照》《芦花》《寒江关》,及散文“新民往事”系列都取材于母亲的讲述。这种影响会伴随终生,有时在梦中见到母亲,也都是在过去居住的工厂老宿舍,从不会在其他地方。
 
王波:你的小说《巨鲸》里也有关于工厂的描写,我记得有这样一个情节描写:“多年后,他去了师傅家,见到了满头白发的师娘,师娘得了小脑萎缩坐在轮椅上。师娘拉着他的手说,小曲呀,厂子都没了,啥都没了,北边再也听不到火车拉鼻儿声了。”说说铁西区,及工人群体之间的情感。
秋泥:我记得父亲的师傅姓胡,我叫他胡大爷,胡大爷16岁在“满铁电池株式会社”做学徒,解放后改叫沈阳铁路信号工厂,胡大爷成了工厂的八级大工匠。小时候父亲经常领我去胡师傅家串门,父亲常拎着一瓶散白酒,在他师傅家小院里的葡萄架下喝酒。师徒俩都是言语金贵的人,喝酒的时候谁也不看谁,端起酒盅,朝对方送一下,一样脖,“吱儿——”地下去半盅,然后夹一口菜在嘴里咯吱咯吱地嚼。我至今记得胡大爷常瞪着血红的眼珠子,梗着脖子喊:你给我听好了——技术,技术,还是技术!技术过硬,天王老子咱也不尿他!
父亲和他师傅一样耿直,而且技术过硬,曾连续十七年荣获厂级先进生产者,后来被提升为车间主任。小时候邻居小孩都拿着一种带条纹的圆珠笔炫耀说,看我爸从厂子给我要的。我央求父亲给我要一只,我知道他办公桌上有很多那样的笔,后来父亲终于给我带回来一只笔,我接过来一看不是那种带条纹的办公用笔,而是和文具店里卖的一样,我不高兴地说,你这是买的吧?我父亲瞪着我说,当然是买的啦,难道是偷的!
父亲也有一个徒弟,姓杨,我们叫他小杨大哥。小杨大哥从小被惯坏了,参加工作前在社会上和人鬼混,学偷钱包。跟了父亲后痛改前非,工作,学技术都非常认真。记得有一年过节小杨父亲来我家串门儿,他拉着父亲的手哭着说,谢谢你啦张师傅,你把孩子救了,不然他早进监狱了。2015年父亲病逝,已经72岁的小杨大哥来给父亲送行,他望着桌上父亲的照片说,我师父当年就是这个样子,一点不差。晚年的小杨大哥也和父亲一样,坐在那里表情庄严,散发着一种凛然之气。这些正直、充满正能量的人物,永远都是我作品里的主人公。
  
王波:你的小说《背影》《城事》《城市的雪》《春水楼》等都写铁西区的产业工人。他们有一身好技术,性格无私刚正不阿、秉性无私,受人尊敬,他们和那些消逝的工厂一样……我觉得这也是作家应该关注和记录的。
秋泥:原来以工人阶级为主体的城市空间或沦为废墟,或被改造成中产阶级消费空间。至今为止,闻名世界的铁西老工业区竟然没有一处老厂区改造而成的新城市项目,能延续铁西内涵丰富的历史,并且让现在的市民继续享用曾经的历史空间。2016年,随着沈阳化工厂的拆除,满铁润滑油工场的蒸馏塔在多方呼吁保护过程中还是被拆除当作废铁卖掉了。曾几何时,赵本山的“二人转”成了沈阳的文化标志,总让人感到别扭。我始终认为东北的精神主体还是建立在曾经工厂制的辉煌之上,建立在共和国长子的尊严之上。哪怕是下岗落魄成拉脚的车夫、砸墙、刮大白的临时工……在他们身上,我们仍然可以看到为国家分担的工人阶级主人翁的影子,党旗上的镰刀、斧头在他们心中仍然闪闪发光。共和国没有忘记,特别是以习近平为核心的新一代当中央。
  
王波:处女作就发表在省刊,起点不低,你是何时接触到纯文学作品,有哪些作家对你产生过较大的影响?
秋泥:我喜欢静,因此从小喜欢看书,如果有本书,我就会安安静静地坐上一天。那个年代书籍贫乏,说不上在哪个犄角旮旯里看到一本故事书,简直如获至宝。我就是在这样的情况下读完了《静静的顿河》《钢铁是真样练成的》《青春之歌》、四大名著等古典话本。这些为我最初的阅读打下了基础。真正接触到当下纯文学作品是1986年,时代文艺出版社出了一套“新时期争鸣作品丛书”,在新华书店卖,但一般人买不起,一套要100多块钱。我脑袋一热,一咬牙买了一套,十三本。母亲知道后心疼的直咂舌,说你也太虎了。100多块钱在当时是什么概念?可以买自行车、缝纫机、手表等大件儿的。我因此系统地阅读了新时期所有作家的代表作品,像莫言的《红高粱》、王蒙《风筝飘带》、汪曾祺《受戒》、余华《鲜血梅花》等。但对我影响最深的还是鲁迅和萧红的作品。鲁迅《故事新编》、萧红《呼兰河传》都是我的手边书,当我的写作遇到了困难的时候,我就会重读一下,语感会源源不断地回到笔端。
  
王波:你们这些有亲身经历的60后作家写铁西工厂区长大成熟的。你怎样看待最近几年沈阳崛起了一批80后青年作家,像双雪涛、班宇、郑执等,他们都是沈阳铁西区人,谈谈他们关于东北的叙述及希望。
秋泥:您刚才提到的这几位都是优秀的青年小说家,于文坛他们是新人,但他们的小说作品却有着不俗的表达。首先,他们仨都是80后沈阳人,更是铁西工厂区的后代,我为他们的作品在文坛上引起轰动感到高兴。产业工人这群东北汉子在他们作品中,率直、粗犷、有个性,让人难忘。双雪涛在《跷跷板》里对消逝工厂区的描述及结尾处无声的呼唤,郑执对父亲和那一代铁西区人的深情回忆,班宇笔下的孙旭东等,都是为了尊严可以搏命小人物,但他们身上都有工人阶级的骨头。他们已经写得非常好了,他们写父辈和老一代工人群体的苦难,感人却不煽情,出手不凡。
铁西区卫工河,是我的文学地理、精神故乡,我会继续用文字来描述这片滋养我长大的黑土地。

秋泥,本名,张凤玉,辽宁省作协会员,沈阳市作协理事,《辽河》杂志编辑,现居沈阳。在《福建文学》《山东文学》《鸭绿江》《芒种》《中国铁路文艺》《当代工人》《海燕》《辽河》等文学期刊,发表小说,散文,诗歌,小说评论等100多万字。
王波,中国戏剧家协会会员。作家、编剧、评论家。已在《曲艺》《戏剧文学》《芳草》《满族文学》《海燕》等报刊发表小说、文评、剧本二百多万字。系《新华书目报》《世界文化》等报刊专栏作家。并有多篇作品被《新华文摘•中短篇小说选粹》、《军事文摘》等报刊选载。

上一篇: 郑执:后遗症——《仙症》创作谈
下一篇:万紫千红春满园——抚顺市作家协会2019年创作巡礼

版权所有 © 辽宁省作家协会  辽ICP备05007754号
通讯地址:沈阳市大东区小北关街31号 邮编:1100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