期刊信息

刊名:当代作家评论
Contemporary Writers Review
主办:辽宁省作家协会
周期:双月
出版地:辽宁省沈阳市
语种:中文
开本:16开
ISSN:1002-1809
CN:21-1046/I
邮发代号:8-183
复合影响因子:0.421
综合影响因子:0.236
历史沿革:
现用刊名:当代作家评论
创刊时间:1984
中文核心期刊(2017)
CSSCI(2019-2020)来源期刊

作家动态

现在的位置:首页 > 作家动态 >

郑执:寻找“生吞”后的星空

发布时间:2020-05-12 14:07:00
 导读:2020年度辽宁文学馆“春天好书”书单入选作品——郑执的长篇小说《生吞》讲述了一个被誉为中国版《白夜行》的悬疑推理故事。

 2003年冬,十七岁少女黄姝惨遭奸杀,被弃尸于一幢烂尾楼前的雪坑。大雪掩盖了重要线索,作案手法和动机成迷。十年后,又一具少女尸体被剥光衣服丢进雪坑,作案手段完全复刻。可昔日重大嫌疑人却早已去世,追查此案的老刑警冯国金再次坠入迷雾。随着尘封旧案重见天日,一段深埋在五个少男少女间的残酷青春往事浮出水面。

 下面是辽宁文学馆邀请的记者就他这部小说创作历程做的精彩访谈。

 

 

 郑执1987年生,沈阳人。19岁出版长篇小说处女作《浮》;2007年至今出版多部长篇小说、中短篇小说集,代表作《生吞》《我只在乎你》等;2018年12月于首届匿名作家计划大赛中凭借短篇小说《仙症》夺得首奖;2019年获首届钟山之星文学奖、辽宁文学奖特别奖。

 庞滟:首先,祝贺由你执笔编剧的连续剧《生吞》即将热映。据官方媒体介绍:读者一直翘首以盼的《生吞》单行本发行后,上市当日全网脱销,关晓彤、那多、史航、张一白联名推荐,悬疑文学榜上的年度黑马作品,万千读者拿起就无法放下,“大呼上头”的小说。被大家称为:郑执“现象级悬疑力作”,小说的推理细节令人毛骨悚然,人性的力量让人数度泪崩。

 你的故乡是沈阳,生活是创作的源泉,小说中有很多真实的地标名称和场景,其中的少女凶杀案是源于真实案件,还是地名和案件的假面存在?或是在发掘城市文化和精神的隐结构,揭示那些蛰伏的隐喻吗?是哪些灵感让你写了这部小说?主题向度有哪些考虑?

 郑执:故事真实与否不是文学问题,而是哲学问题。莱布尼茨说,所谓的真实,一个是事实的真实,一个是逻辑的真实。我个人以为逻辑的真实更重要。

《生吞》是在我脑海中转了很多年的一部长篇小说,终于在那一年写了出来。小说是双线叙述的故事,在一个所谓的刑侦大案中,王頔讲述了四个少年的故事。在小说中,也有很多我对青春想到的一些问题,有很多共识,对于自己是很重要的一个作品。好故事会对包括地名在内的故事元素做拆分和重构,表现复杂的精神面貌和受其支配的生活,生出新的意义和思辨。

 庞滟:这部小说为什么取《生吞》这个名字,立意有哪些?

 郑执:在小说中有一句话“唯有苦难一视同仁,容不得谁细嚼慢咽”,把它翻译过来是“生吞”,就是每个人在少年时的成长,世界还没有在你手中时,你抵挡不住苦难的来临,更多要面对或大或小的苦难。而且,也不知道它会是早到,还是晚到。在这个过程中,没有人会留给你时间去细嚼慢咽。

这部小说核心的精神概念是我们不得不面对苦难时,如何直面这个苦难,以及坚强地成长起来,最后把这些东西用自我和积极的方式消化掉。

 庞滟:编剧史航倾情推荐了这部小说,他说:“我喜欢这种挺身而出的作者,世界怎么对付我们的,他就怎么对付这个世界。没二话。它生吞了我们,而他活剥了它。”

很多读者称誉《生吞》是中国版的《白夜行》,也是对这部小说的肯定,你有哪些想法?

 郑执:一部小说的诞生,每位读者都会有不同的理解和看法。《生吞》是独一无二的,与东野圭吾的《白夜行》相比,各有各的精彩。

 庞滟:读者对一部小说的喜欢和感动,最终只能被文字作品的魅力和品质所吸引。很多人觉得,《生吞》蕴含着“残酷的青春物语”,在东北萧杀的大背景下,一面是两桩相隔十年的“复刻”一般的案件,一面是少男少女的青春往事。

我个人感觉,如果和《白夜行》作比较,《生吞》更具文学性、批判性和隐喻性,在残酷的故事背后是人性的温暖。不知道我的理解是否对。在读《白夜行》的时候,我如履薄冰,心中一直寒冷着,结局更是无尽的苍凉和绝望;在读《生吞》时,心中始终有一种凛冽的戳痛,难过后的清醒。包括对老刑警冯国金的“逃避和愚懦及后来的幡然醒悟”都是被硌疼的痛。再有,是跟随文中的少男少女,一直在黑暗中寻找光明和温暖的心痛——他们也想干净而纯粹地活着,却很能做到。小说以“原来真的有星光。”这句话结尾,如钟声回荡,余音袅袅。哪怕是最后的星光和星空,也是心灵的一点慰藉——我们每个人心中都留有一片星空,代表着灿烂,代表着美好。

文中有几处提到“火炬”,黄姝临死时刻在身上的火炬图案;十年后,另一个被害女孩身上也刻着同样的火炬;在防空洞的墙壁上,高磊在黄姝和秦理的名字中间画上了火炬。您想赋予其中的“火炬”哪些含义?

 郑执:小说中王頔说过一句话“为了照亮她的生命,你将自己付之一炬”,这是火炬更深层的含义吧。

 庞滟:小说中最触动我情感的人物是秦理和黄姝,一个是天才少年,一个是美貌少女,然而来自原生家庭的残破和伤害,让他们更容易被伤害。两个人同病相怜地相互靠近和慰藉。秦理因学校锅炉爆炸而导致听力几乎丧失,又因同学栽赃而被开除学籍。黄姝为了给秦理买一个进口的助听器,在舅舅别有用心的撮合下去和殷鹏借钱,而惨遭虐待摧残。秦理为给黄姝报仇,谋划了十年。有一个细节是黄姝死时脖子上有掐痕,怎么理解呢(有些迷离,是作者挖的一个坑吗)?我宁愿相信秦理下不了手。两人的善良和对未来的美好追求,是他们灰色世界里唯一的光,最终还是被浓重的“恶”给生吞了。

 感觉作者具有强大的思维逻辑和整合故事的能力,有强大同理心,有宽广的世界眼光,才能写出震撼人心的作品。作为作家,你是否很在意别人能理解你的写作本意?

 郑执:一个作者写出一个哈姆雷特,但很多个读者能读出不同的哈姆雷特,这很像多次元空间。小说中的人物是否能立得住,是否生动和具有丰富性,才是最重要的。好的作家会与作品中人物共情;好的小说人物要经得起读者的解读;好的读者带着一颗空白的心来读作品,最终留存的才是真实的感觉。

 庞滟:看到预告片,《生吞》的同名连续剧即将上映,特别期待这部剧。从小说的倒叙结构看,非常具有文学性。你作为执笔的编剧,电视剧也是这种双线倒叙的结构吗?

 郑执:剧本的结构和小说有所不同,还是把这个悬念留给读者和观众吧(笑)。

 庞滟:这是一个有些沉重的题材,接下来是否会继续这种主题写作?

 郑执:写作有很多时候是随缘,无法割舍的题材终究要呈现出来。

上一篇:宋晓杰《自然观察:我的湿地鸟类朋友》入选“公众最喜爱的十本生态环境好书”
下一篇:班宇:鼓手与圣徒——《逍遥游》创作谈

版权所有 © 辽宁省作家协会  辽ICP备05007754号
通讯地址:沈阳市大东区小北关街31号 邮编:110041